说起“貂蝉”,汉代人以为壮汉来了

摘要: diāo chán,美女?壮士?

10-01 17:36 首页 博雅好书


diāo chán


听到这个词的读音

正常人都会反应:“唔,美女。”

但是

在吕布遇见绝世美人以前

汉代的人

听到这个词的反应恐怕会是

武官

头上的帽子



貂蝉,实指一种武冠,因以“貂”为尾饰,以“蝉”为纹理的冠饰,故称“貂蝉”。它是侍中、常侍等显贵之臣所戴之冠。

汉画像石中线描图中的貂武冠


望都汉墓壁画中的“武弁大冠”


据说,此种武冠乃战国时代为赵国惠文王创制,又名“鵔鸃冠”。鵔鸃,音峻仪,即是鷩鸟——鸟的外形似山鸡而头冠较小,背部的羽毛黄色,腹下则赤色,顶部绿色,尾毛红赤,色泽光采鲜艳明亮。虽俗称山鸡,却非山鸡。“鵔鸃”之饰最早见于惠文王父亲武灵王。此武冠盛行于汉惠帝之时,主要是用鵔鸃毛羽装饰冠帽,以贝壳装饰帽带。

及至宋明时期,貂蝉乃指一种胡地服饰。李昉解说:所谓“貂”,是取它有纹理而不光亮,外面柔软而可变易,内里刚正而坚劲;所谓“蝉”,是取它静虚清彦而懂得顺应时节而变,提示在权位的人有文采学识而不自我炫耀,有威武权势不展示人前,清静虚心而自守,识时务而行动。



胡冠、胡服的“貂蝉”

何以与美人联系而上?



胡冠、胡服的“貂蝉”何以与美人联系而上?坊间有云是负责看守各显贵臣子貂蝉冠服的侍婢,因方便叫唤,皆称作貂蝉。然而,此论却不知有何据?南北朝时期,更出现穿戴貂蝉冠、陪侍皇后左右的美侍婢。



貂蝉的美艳始于文学


中国四大美人之一貂蝉,传说活跃于汉末,生卒年不可考。正史没有“貂蝉”作为人物名字的记录,故现代学者解释“貂蝉”作为人名时,多云乃《三国演义》小说中的人物——司徒王允家的歌伎。王允欲除掉奸臣董卓,却无计可施。貂蝉因而自请献身,先博董卓欢心,再故意勾引吕布,离间两人关系,以借助吕布之手杀死董卓。然而,貂蝉以美丽女子之身出现,并非源于《三国演义》,乃来自《三国志平话》。


01

三国志平话里的貂蝉

貂蝉的事迹不见于史书,最早该出现于宋代说三分的三国故事里。及至元朝,有逸名者将之辑为《三国志平话》。貂蝉首次出现于王允家的后花园,更介绍自己姓任,字貂蝉,丈夫乃吕布。貂蝉因在临洮府与丈夫失散后,一直未得相见,故拜求苍天怜恤。后世传说的貂蝉拜月,或始于此。事实上,平话只云她焚香而拜,没点明是拜苍天还是拜明月。但若祈求与夫婿团圆,则有可能拜明月。


王允此时才想出一计:借貂蝉离间董卓及吕布义父子的关系。他先宴请董卓,让对方一睹貂蝉芳容——故意令数十个美丽女子簇拥着貂蝉出来。貂蝉发髻上插着碧玉短金钗,身上穿者金绛绡衣,尽显倾国倾城之貌。董卓一见而大惊,说自己府第亦无如此美貌的女子。王允再令貂蝉讴歌一曲,董卓异常欢喜。貂蝉之美艳初见于此:她穿着华美衣饰,在数十名美女簇拥之下,让董卓惊为天人。


之后王允再宴请吕布,吕布一眼便认出自己妻子貂蝉,心想昔日因临洮之乱而妻子貂蝉不知去向,今日竟然在此。王允知道原委后,祝贺两人夫妻团圆,认为是天下喜事; 又答应择吉日良时,送貂蝉与他团聚,令吕布喜出望外。其后,王允趁吕布不在,送貂蝉到太师府,成为董卓的新妇。两日后吕布从曲江回来,猛然见貂蝉衣衫不整而出,因而提剑入内堂,怒杀酣醉甜睡的董卓。


民国刊印《全相平话三国志》书影


按平话的描述,吕布怒杀董卓,纯因为妻子貂蝉受辱,并非受貂蝉挑拨。《三国志平话》将吕布与董卓侍婢私通一事删改,只写他为妻子怒发冲冠的英雄气概,亦写董卓罪有应得、死有余辜。美艳的貂蝉在平话里的角色模糊不清,何以既见失散夫婿吕布,又愿意入侍董卓?还是单纯无知为王允利用?以为返回夫婿身边,却被董卓占有?《三国志平话》里的貂蝉有美貌而无个性,有歌舞之才而无胆识才智。


美貌、才智、品德兼备的貂蝉,始见于《三国演义》。



02

《三国演义》里的貂蝉

貂蝉得以闻名天下,全靠明代历史小说《三国演义》。小说对貂蝉美貌的描述,始于第八回绍蝉的首次出场:

王允忽闻有人在牡丹亭畔长嗟短叹,暗暗上前偷望,见是府中的歌伎貂蝉。貂蝉刚好十六岁,容貌及伎艺皆出色,王允待之如亲生女儿。


《三国演义》中的貂蝉也没有拜天或拜月,只是长嗟短叹而已。大司徒王允认为此女可用,领她到画阁坐下,叩头便拜说源由:贼臣董卓,欲篡夺皇位,朝中文武群臣无计可施。董卓有一义子吕布,骁勇善战。王允认为二人皆好色之徒,想利用连环计:先将貂蝉嫁给吕布,再献董卓,以令父子反目,使吕布杀死董卓,以绝大恶。王允认为重建社稷,扶立汉室江山,全靠她一人之力。 于是展开王允献貂蝉,连环运用美人计及反间计二计谋。

讲述“王允设连环计”故事的小人书


03

《三国演义》的貂蝉如何貌美?

貂蝉之美貌,在吕布及董卓的反应中可见。吕布看见两名侍女引领艳丽妆容的貂蝉出来时,“惊问何人”——异常惊讶地问王允是何人。貂蝉以“女儿”身份坐在王允侧旁时,“吕布目不转睛地看”,可见她的美貌完全将吕布迷倒。及至王允建议将貂蝉送吕布为妾氏之时,吕布“欣喜无限,频以目视貂蝉”,可见吕布遇见美人,内心狂喜。


王允安排貂蝉以两个身份见吕布和董卓。面对吕布,他介绍貂蝉乃自己的女儿,故此貂蝉出场时有两名青衣侍婢陪伴,显示大家闺秀的风范。因为是王家千金的身份,她只出来与客人吕布见面,为他把盏送酒,再按闺秀应有的矜持返回内室。但此“假意欲入”给王允唤回,请她陪坐一会儿。既是“千金小姐”之躯,自然坐在“父亲”王允的身旁。吕布目不转睛地看着她,显示她令人惊艳的容貌。因为是司徒王允的女儿,才配得起吕布将军及作为董卓义子的身份。


然而,既是女儿,何会送人为妾?


此处可解读为:一、吕布已有正室;二、“女儿貂蝉”非王允亲生,乃他义养之女。吕布得如斯美丽的女子作妾,高兴得离席拜谢曰:“若得如此,布当效犬马之报!” 因为是“女儿”,礼节不能随便,要择取吉日良辰嫁入吕布的府第,而此段时间正好让貂蝉引诱董卓。


《三国演义》描述貂蝉以“家伎”身份,于董卓面前献舞。为了勾起董卓的兴趣,王允刻意营造若隐若现的感觉——教人放下帘栊,吹动缭绕的笙簧乐曲,再令人簇拥着貂蝉于帘外跳舞。王允明白男性好奇的心理,越是看不清便更欲看清楚,故此在声乐舞蹈完结后,董卓命貂蝉走近前来仔细看清楚。貂蝉入帘内深深一拜。董卓见她容貌美丽,便问她是什么人?王允说是歌伎貂蝉,董卓再问她能否唱歌?王允便命她拿着檀板乐器低唱一曲。


对于貂蝉的舞蹈,董卓看得入迷;对于她的歌声,董卓称赞不已;对于她的美貌,董卓更激赞为:“真神仙中人也!”貂蝉美若天仙,非世间平凡女子。于是第八回就有王允献貂蝉一节:“欲将此女献上太师,未审肯容纳否?”董卓早为貂蝉所迷,自然乐于接受:“如此见惠,何以报德?”又“再三称谢”。王允故意称貂蝉为“家伎”,一为方便将她即日献上,不必择日迎娶;二为令董卓感到不是大恩德,纯乃王允家中一名歌伎而已,以便随时带回相府侍候。


貂蝉美艳的程度,可从《三国演义》中三个男性的反应中得见:


(一)王允甘愿将一家的性命押在她身上,他相信以貂蝉的美艳能助他达成除掉奸臣的目标。

(二)吕布见到貂蝉时,看得目不转睛的样子,表示他深深为对方的美貌迷倒。

(三)董卓直接赞赏她为神仙中人;权倾朝野的董太师,阅览美女无数,如此高度赞美貂蝉,可见她的绝色容貌。

94版《三国演义》中陈红扮演的貂蝉


貂蝉的美貌,更是三个不同个性、不同年龄、不同权位的男人皆认同的,其美可想而知。《三国演义》里的貂蝉,不但美貌无双,更可谓智勇兼备、忠孝两存。


其智见于她每天周旋于如狼似虎的吕布与老奸巨猾的董卓之间,要施行离间计及美人计,懂得随机应变和对答,令他们相信她以真心相待。


其勇见于她以十六岁之龄,敢胆深入虎狼之地,且视死如归,不怕事发被杀。


其孝见于她夜深为担心“义父”(实乃主人)愁眉深锁而长吁短叹。


其忠见于她答允以身报国,背负着复兴汉室的希望、主人王允一家的性命,务必令董卓与吕布反目,又要诱使吕布杀掉董卓。


在中国四大美人之中,貂蝉可谓美貌与智慧兼备,又是最机敏及善于应变的美女。西施虽然同样牺牲己身,却只须侍奉吴王夫差,而夫差不失一国之君,并非鄙陋之夫或奸狡贼臣;王昭君虽然远嫁匈奴,生活环境未如中原般舒坦,却不受生命威胁,可自由自在过生活及生育儿女。杨玉环虽一生侍二夫,先后以王妃及贵妃身份,尽得恩爱宠幸,可谓死而无憾。唯独貂蝉长得美艳,却无李夫人那般幸运能嫁入宫中为妃嫔,自幼成为王允家中的家伎。她牺牲自己,以青春美貌去侍奉汉家贼臣,还要时刻应对及讨好狼虎般的吕布。她不但不能表现自己真实的情感,更要时常乔装自己,以求完成“义父”王允交付的重任。董卓被杀后,她亦没有获得任何声名与赞赏,还要被迫跟随吕布。


貂蝉在《三国演义》最后的出现,乃被围下邳之时,吕布终日不出门,与正室严氏及貂蝉饮酒解闷。吕布败亡后,再没她的叙述。及至第二十回,曹操“将吕布妻女,载回许都”,却无述貂蝉是否在内。


文学作品成就无数人物传奇,《三国演义》不仅神化关羽,更创造貂蝉。她之所以成为中国古代四大美女之一,可谓拜宋代说三分、元朝《三国志平话》及明代《三国演义》所赐。三国故事的广泛流传,让貂蝉成为街知巷闻的美人。她入选中国古代四大美人之列,可谓源于百姓对貂蝉一美女形象的欣赏——她可谓完美化身,集倾城美貌、歌舞才华、高尚品德与胆识才智于一身;也源于人们渴望美好世界的心理投影——在不同的朝代,总会出现祸国殃民的奸臣佞贼,百姓私底下渴望社会能像三国时代一样,出现一个像她般美丽聪慧、灵敏机警而又忠君爱国的绝色美人,协助贤君明臣将那些奸臣佞贼一一消灭。




美人的心思

不需要猜

只需要读 


《美人》是一本专门研究中国古代的美人文化的学术普及读物。
《美人》首先讨论了中国古代关于美人的定义和概念,探讨了美人的条件、品评标准、品藻的语汇、美人的道德特质等。本书从先秦时代的美人开始讲起,一直到唐代为止。以姜庄、西施、李夫人、卓文君、甄妃、绿珠、王昭君、班婕妤、西施、杨贵妃作为个案进行详细讨论。
本书对于美女标准的探讨结合了内在与外在的诸种条件,美女除了外形的美丽、身材的姣好,更为重要的内在的情操之美、品德之高尚。
该书的主题具有很大的吸引力,而作者本人的古代文学和历史的功底保证了该书探讨的层次和深度。


博雅好书

博识雅行  学知天下

微信号:boyabook 


点击阅读原文进入北大社官方微店直接购买《美人》 



首页 - 博雅好书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