它,提醒我们限制人类理智的狂妄,倡导人类理智的谦卑

摘要: 倡导人类理智的谦卑

10-02 01:56 首页 博雅好书

在谈话中或辩论中,常常出现“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的情况。日常生活中的选择和思考也常常让我们陷入理智的困境。


访问节目里争论的两个人,有着个人的立场和经验,所表达的都不无道理,只是由于语言和表情行为的混合,激起了不同的情感倾向。而真正可贵的在于,我们对自己思维的限度有自知,了解“悖论”于理智的意义,意识到“吊诡”不仅存在于对方的言行,也存在于我们自己的思维活动之中。


本期微信向大家推荐:著名逻辑学畅销作者陈波教授所写的悖论科普著作《思维魔方》,并附上几个经典的道德悖论,邀请各位读者一起来“烧脑”。




理智的突围

摘自 陈波《思维魔方》序言




非技术地说,“悖论”意味着“理智的困境”,“消解悖论”则近似于“理智的突围”。从这个角度看,“悖论”对于人类理智来说,既具有“消极”意义,又具有“积极”意义。


在欧洲中世纪和近现代,对悖论的研究绵延不绝,一度还占据中心位置,例如悖论与第二次和第三次数学危机。在中国古代,庄子提出“吊诡”一说,意指巨大且艰深的理智难题,与“悖论”庶几近之;墨家提出“悖”概念,并探讨了与说谎者悖论相近的东西:“以言为尽悖,悖,说在其言。”


悖论对于人类理智的“消极”意义在于,它们促使我们注意到:我们思维的最基本的概念出了问题,我们思维的最基本的原则隐藏着风险,我们得到广泛证实且被普遍应用的理论甚至能导出矛盾、荒谬和悖论!


在此之前,我们通常认为,它们是如此明显正确,确定无疑,理所当然,几乎放之四海而皆准。这样的发现对于严肃的科学家来说是一种折磨——理智和情感方面的双重折磨。


在物理学的“两朵乌云”所带来的新发现(量子力学和相对论)面前,有的科学家手足无措,甚至说:“我恨自己没有在几年前死去”;面对以罗素悖论为代表的各种集合论悖论,有的科学家以近乎悲凉的心情说出了这样的反讽式句子:“数学和集合论不再是无用的了,它们可以导出悖论!”


但是,甚至悖论所带来的这种影响也不完全是消极的:它们提醒我们去限制人类理智的狂妄,倡导人类理智的谦卑,促使我们注意到:还有很多未知的理智陷阱隐藏在前进的途中,还有很多未解之谜摆在人类理智面前!


悖论对于人类理智的“积极”意义在于:它们以触目惊心的形式向我们揭示了问题,发出了挑战。人类理智不得不正面迎战:问题究竟出在哪里?矛盾和悖论是如何导出的?我们思维中的哪些基本概念、基本原则、常识、公理等等隐含问题?如何改善和修正它们?有多少种办法和途径去改善和修正?如何构造出更好的免除了矛盾和悖论的科学理论?如此等等。


由此带来的结果是:科学理论的更新和发展,人类理智对外部世界认知的深化,以及人类理智对自身认知能力的自我认知的深化……


因此,“悖论”给我们打开了一个新的思维世界,提供了一个新的思维空间,里面有很多“暗道机关”,有许多“曲径通幽”,也有很多“死胡同”,有难以计数的“可能性”,智者、能者在这里可以找到腾挪滚打、尽情折腾、施展才华的舞台,他们有时会面临“山穷水尽疑无路”的困境,有时则会获得“柳暗花明又一村”的欣悦!在这方面,“悖论”是多么地像“魔方”啊:一个小小的魔方,置于你的手中把玩,它对你来说意味着:困难,诱惑,挑战,神奇,舞台,空间,思考,尝试,失败,成功,沮丧,喜悦,几乎是“一切的一切”!





几个道德悖论


人类的道德中充满了难以抉择的难题,个体与个体之间,个体与整体之间,似乎很难找到一个普遍适用的原则,让所有人毫无意义地遵守。



 电车难题 


我们设想,一个疯子把5个无辜的人绑在电车轨道上。一辆制动失控的电车由你驾驶着朝他们驶来,并且片刻之后就要碾压到他们。幸运的是,你可以拉一个拉杆,只要拉动它(可以确定,你有力气拉动它),你就可以让电车开到另一条轨道上,以避开这5个无辜的人。但是,那个疯子在这另一条轨道上也绑了1个无辜的人。面对这样的局面,你有两种选择:一是直接冲向那5个人,另一个就是拉动拉杆变换轨道,冲向另一个无辜的人。因为电车无法刹车,你必须做出一个选择。这个难题“难”就难在:如果你不拉动拉杆,就会有5个人被轧死;如果你拉动拉杆,则会有1个无辜的人被轧死。你要么拉动拉杆,要么不采取任何行动,其结果是:要么5个人会死,要么1个人会死。


电车难题是福特(P. Foot)在1967年发表的《堕胎问题和双重结果原则》(The Problem of Abortion and the Doctrine of the Double Effect)一文中提出来的,它是伦理学领域最为知名的“思想实验”之一。



“定时炸弹”悖论 


如果你经常关注政治事件或者熟悉影视作品,对定时炸弹就不会太陌生。现在让我们来想象这样一个场景:一颗大炸弹或其他大规模杀伤性武器藏在你所在城市的某一个地方,而且爆炸的倒计时马上就到零了。一旦爆炸,后果不堪设想。现在我们羁押了一个恐怖分子,他是此事的知情者,知道炸弹的埋藏点,并知道拆除爆炸装置的方法。问题是:你是否会对这个知情人使用酷刑来获知这些信息呢?再做更极端一些的设想:如果这个恐怖分子对于酷刑毫无反应,以致施以刑罚毫无效果,那么,我们是否可以通过要挟他的家人来使他开口呢?一种困境摆在面前:如果不对恐怖分子施以酷刑,很多人就会被定时炸弹炸伤或致死;如果对其施以酷刑,也会面临道德上的指控。



“幸运的不幸”悖论 


阿比盖尔(Abigail)在出生时就很不幸,她患上了严重的呼吸困难和罕见的肌肉机能疾病,这使得她很难像正常人那样用腿行走。医生建议她去学习游泳。在慈善机构的帮助下,贫困的阿比盖尔获得了一个在游泳馆里练习游泳的机会。经过不懈的努力,阿比盖尔不仅恢复了呼吸和腿部力量,还开创了“仰泳”形式,因为这是更适合于她身体的先天缺陷的游泳姿势,后来她竟然成了世界女子仰泳冠军。可以看到,这种被克服了的“不幸”已经不再是不幸了,而是成了一种“幸运”。


亚伯拉罕出生在一个贫穷的家庭,这使他遇到了很多出身宽裕的人从未遇到的困难,但这也使他从小就有了不同寻常的雄心壮志:一定要改变自己的命运,“王侯将相,宁有种乎”?经过多年的艰苦奋斗,他得以成功地建立了自己的商业连锁,为自己和家庭赢得了财富和舒适的生活。


这里,“悖论”是这样构成的:这种不幸是不好的,因为谁也不能否认阿比盖尔和亚伯拉罕在自己还是一个孩子时所遭受的一切是不幸,甚至是悲惨和凄凉的。试想:谁会希望自己的孩子遭遇这一切呢?同时,这种不幸又是好的,因为导致他们最后成功的原因恰恰就是他们童年所遭遇的这些不幸,而且似乎可以确定,这种因果关系不只是偶然和碰巧。


为了说明这一点,塞恩斯伯里举了一个例子:一个人因为摔断了腿而被送往医院,结果爱上了他的医生,俩人结了婚,幸福地生活在一起。这里有一个因果关系:摔断腿是这个人获得美好婚姻的原因。但这种因果关系是偶然的。只是因为后来获得了美好婚姻,我们才会回想:多亏他摔断了腿,不然哪会有这一段姻缘呢?早知道有这种姻缘,我宁愿也摔断腿。换言之,姻缘的好胜过了断腿的坏。但有谁会愿意选择儿时生活在穷困潦倒,或者如阿比盖尔那样有先天缺陷的状况中呢?


 救助弱势群体悖论 


救助弱势群体的善举,在产生善果的同时,也有可能在两个方向上造就恶果:可能救助了不该救助的懒汉、懦夫,使之不劳而获;即便救助的并非懒汉、懦夫,也可能诱发人们不劳而获的依赖思想。救助弱势群体同时也可以扩展到社会福利制度问题,社会福利制度是必要的,而且对社会稳定、经济发展提供了良好保障。但是,社会福利制度也会造成一部分人不思进取,只靠福利金生活,不利于社会形成正确的价值观。


从结构上看,救助弱势群体与学雷锋颇有雷同,好心或许带来不好的结果。但与学雷锋的情况相同,救助弱势群体的主观倾向是合乎道德的,值得鼓励。所谓“悖论”是客观情形使然的,并非出于主观故意。也正是因为这样,社会福利制度才会得以存在。





推荐阅读



思维魔方

陈波  著

北京大学出版社


悖论研究(第二版)

陈波  著

北京大学出版社


《悖论研究》是《思维魔方》的学术版,对悖论问题有更为深入、全面和专业的探讨。不满足于初步了解的读者准备好足够的IQ,向这本升级版挑战吧!



博雅好书

博识雅行  学知天下

微信号:boyabook 

点击左下角阅读原文,进入当当网直接购买(当当网开学季满200减100活动火热进行中)!



首页 - 博雅好书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