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爆改旧厂房,就地取光,把旧日的铆钉厂变成多元化的联合办公空间

摘要: 人人向往追求的自由之光

10-06 05:17 首页 不急



不急说

尼采说:“我们,天生的自由之鸟呀,不管飞向何方,自由和阳光都与我们同在!”不知从何时开始,自由便常常与光联系在一起。或许他们都无拘无束,都是我们在黑暗中向往的,有些人花费一生去追求的东西。


记得小学时在文学期刊上看过这样一篇小说,

主人公的眼睛因为某些原因暂时性失明。

原来说着“闭着眼睛都能找到”的东西居然不在“记忆中”的位置,

熟悉的都变成了陌生的。

不论做什么都要时刻依赖别人,

自己变成了一个彻头彻尾的“废人“。

他每天只能被“囚禁”在自己的房间里,

眼前是望不到边际的黑暗,

处于低谷的失落包围着他。

里面有一句描述,到现在我都记忆犹新:

“黑暗像一只肆意妄为的怪兽,吞噬着我的活力、我的自由、我的生命。“

后来他突然又恢复了视力,

当那一点点的光亮慢慢变大时,

他感到了之前一直被忽略的自由和快乐。

那时我还小,

还不能理解为什么他如此害怕黑暗、如此期盼光明,

我也一直疑惑为什么要把光和自由联系在一起。

直到有次我在黄山看日出,

在经过漫长的黑夜和等待后,迎来一缕曙光时,

我终于能够明白,

只有经过无望的黑暗和黑暗对心的“限制”和“拘束”,

才能懂得光明的来之不易和自由的可贵。

自由是能透过繁茂树叶的光,

我想,

只要走好脚下的路,

看好眼前的光,

就会打败黑暗,

获得理想中的自由。

今日主角

柏振琦

裸筑更新建筑设计事务所(RoarchiRenew) 创办人 主持设计师

毕业于华东师范大学

后于以色列建筑师Haim Dotan事务所工作,参与设计了张家界玻璃景观桥等重要项目。期间,协助Prof Haim Dotan在上海视觉艺术学院(SIVA-DETAO)创办生态建筑设计学院(ECOD)并授课。

于2016年成立裸筑更新建筑设计事务所(RoarchiRenew),将城市更新、空间再造、旧区重建等问题作为研究主线,将办公及居住两个方面作为新型城市问题的切入点,探讨在互联网时代生活方式的可能性。

裸筑更新坚持建筑学所带来的秩序审美,力图从建筑本身的视角保留每个空间的仪式感以及场域精神。

在项目实践方面,主持设计了米域·有光联合办公空间(厂房改造4500㎡),WE+复兴广场联合商业(5000㎡),礼和洋行改造(4500㎡)等项目。

密斯提过Less is More的建筑学经典理论被奉为经典,这是从建筑师的视角去审视建筑;

时代的递进,Bjarke提出了Yesis More,其意是指开放心态,勇于创新,对新事物说yes,迎合所有需求,对所有需求say yes。

而裸筑更新在商业上提出的理念是,IP is more,以使用者的角度去审视建筑,这更符合当下中国互联网经济环境下的经济新形态。

裸筑希望存量空间本身通过设计带来增益价值,空间本身即一个品牌IP,吸收集合更多视觉,听觉等新概念艺术形式形成更多独特的小IP,在整个场域空间一起发声,使公众媒体形成自传播力度。


更多信息与合作,请联系:

Chinko Wang

chinkowang@roarc.cn

网站:http://roarc.cn/


米域·有光联合办公空间

地点:中国上海

面积:4500 平方米

完工时间: 2016年

建筑公司:RoarchiRenew裸筑更新

主持设计师:柏振琦Robben

建筑师: 薛乐骞,彭慧扬

摄影师:OscarLok

RoarchiRenew裸筑更新将制造局路833弄的四层厂房改建成新的联合办公空间。建筑是八十年代时的砖混结构式厂房,这次改建保留了原始混凝土墙及修补的建筑肌理,并以清玻璃作为遮罩层。四层中庭挑空,弧形楼梯直冲至楼顶,不只将室外的光线引入整个空间,也是交通以及社交的重要场所。

对历史的敬畏与尊重是裸筑更新设计时的出发点。建筑不应该在多次的翻新更迭中被推到,反而应该“顺流而上”,在新的语境中获得“自由”。因此,在“曼德拉”的项目中,老混凝土墙的斑驳被完整地保留下来了,描述这段历史记忆的文字会被贴在清玻璃上,来纪念这几片老墙的过去现在以及未来。

光影,老墙,玻璃,旧物,挑高空间的碰撞,这种美术馆的展陈语言被使用在了米域有光联合办公空间,皆是裸筑对空间品质的表述。



首页 - 不急 的更多文章: